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

强军路上,文学的使命与力量

发布时间:2017-08-10 09:49 来源: 网络整理

原标题:强军路上,文学的使命与力量

与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实践相伴,军事文学的天空里,群星璀璨,光华闪耀。

那些透着硝烟气息的文字,浓墨重彩地书写了我军建设发展的卓越历程,照亮了一代代人民子弟兵的精神家园,为全军将士前仆后继铸造辉煌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。

如今,强军目标的提出,为军事文学吹响了新的前进号角。强军路上,无论是出于本色传承,还是应有的文化自觉,军事文学都理当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一支特殊队伍的一次特殊“出发”

79年前的一个深秋之夜,大别山深处一棵800多年高龄的银杏树身上的裂痕,在闪电中露出让人发憷的沧桑,它的身旁聚集着衣衫褴褛的红25军将士。随着一声“出发”,队伍在雨水泥泞中迅速消失在西边的丛林深处,最终成为第一支到达陕北的长征部队。

79年后的今天,这片层峦叠嶂的红色热土又见证了一支特殊队伍的一次特殊“出发”。他们因为一个以“长征”命名的军事文学阵地而来,他们把自己的路,叫做新的长征路;没有人下达“出发”的口令,但他们心里都在喊着“出发”……

《解放军报》“长征副刊”,从诞生那天起,就以强烈的责任感和敏锐的思想,深情关注着人民军队的每一次前进的足音。今年3月,习主席鲜明提出强军目标后,实现强军目标成为新的历史条件下最重要的军事实践,必将深刻影响到全军建设发展的面貌。在这种背景下,军事文学应该自觉把关注的视野向强军目标聚焦,把创作的重点向强军目标聚焦,以更加有影响力的作品在激发力量、服务中心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。为此,由解放军报社文化部主办、武汉后方基地协办的“聚焦强军目标”军事文学创作与评论研讨活动,向全军知名作家、评论家发出了邀请。6月底,40多位军内知名作家、评论家和关注军事文学发展的有关代表,聚集在大别山这个长征部队出发的地方,展开研讨。

聚焦强军目标,军事文学何以可为?

任何讨论,都要有一个起点。对此次研讨会来说,这个起点就是代表们对当前军旅文学现状的体认:互联网对人们阅读习惯的深刻影响,多元文化的深度交融,各种文艺思潮的冲击,读者选择更加多样等等,都让军事文学创作与评论面临着诸多考验。

相对于20世纪,当前军事文学创作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。正如著名军旅作家、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柳建伟所说:近20年,特别是进入新世纪的十几年,我们的军事文学创作,特别是现实题材军事文学的创作,远远滞后于军队的伟大实践。在这十几年,我们这支军队的建军思想、兵种结构、作战形态和军队主体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。令人遗憾的是,至今尚未出现一部能够深刻反映这种革命性变化的作品。

对于军事文学而言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尴尬。

是不是没有战争,就没有军事文学的经典?是不是“引而不发”,就难以延续“昨天的辉煌”?在多元多样的文化环境下,军事文学何以可为?价值何在?这些当前军事文学发展的深层次问题,由此被现实地抛出来,并引起热烈讨论。

有代表认为,战争是催生经典军事文学最好的动因。从二战时期的世界军事文学,到上世纪80年代边境作战期间的中国军事文学,战争的宽度和长度,似乎成为丈量军事文学发展步伐的尺度。

与此观点相对,有代表坚定地认为,战争的确是诞生经典军事文学作品的沃土,但和平军营也不是创作的荒漠。历史地看,什么时候创作与实践联系得越紧密,什么时候创作就越繁荣,经典佳作也就越多。这一实践可以表现为战争,也可以是非战争。上世纪90年代和平军营作品的崛起,就是最好的佐证。

“当前遇到的考验,不仅反映在军事文学上,也是整个中国当代文学的现状。军旅作家还需秉承着文学的执著,增强适应的紧迫感,完成创作方式与传播观念的转型。在这一过程中,聚焦强军目标,就是最现实的路径和抓手。80多年来,优秀军事文学作品之所以独树一帜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,它们深深扎根于军事实践,为之摇旗呐喊、鼓劲助威,与之水乳交融、相伴相随。”最终,这一颇具理论色彩的结论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军事文学聚焦强军目标,关键还是要靠作品说话

笔是作家手中的枪。怎样才能创作出为实现强军目标凝神聚力、无愧于时代和使命的经典力作?这是代表们讨论最多、感触最多也是最引起共鸣的问题之一。

军事文学的精品力作,一定是坚守军事文学品格的作品。军事文学最锋利的刀刃,依然是久久传承的精神基因。那么,这些精神基因是什么呢?代表们谈到了崇高信仰、革命英雄主义、革命理想主义、爱国主义等等。著名作家庞天舒说:“军旅作家应该把对信仰的坚守,把理想主义的情怀,把血脉中那份浓浓的英雄情结、那份对军旅生涯的最深沉的爱注入作品,感召今天的年轻士兵。”全国报纸副刊银奖获得者朱铭在谈到获奖作品《昨天的英雄》时表示:“文学中的英雄主义永远是现实生活深沉情感的表达。我创作该文的力量源泉,就是心中那永远挥之不去的英雄主义情结和对英雄的无限崇敬。”

只有真诚地把目光投向基层、投向官兵,跟上军队建设的铿锵步伐,才能创作出好作品。作家如果平时缺乏对军队建设大势潮流的深刻体察,即便遇到好的题材,表现起来也是艰涩乏力的。论及这一点,著名军旅诗人、《打靶歌》《十五的月亮》等歌曲的词作者石祥,用自己的创作经历进行了诠释:“最初灵感都来自于基层部队火热的军营生活。没有与基层连队生活的深度融入,没有和战士的贴心交流,就没有这些作品。”

军事文学聚焦强军目标,不能忽视艺术上的高水准。著名长征文化研究者陈德杰谈到,长征时期的军事文学,尽管创作环境非常艰难,但因为保持了艺术层面的高水准,诞生了很多堪称千古绝唱的优秀作品,实现了艺术价值和宣传价值的完美统一。此外,还有代表总结说,作品的艺术性越强,感染力就越强,在军事实践中发挥的作用才能更加深入和明显,特别是在当前,作家应该通过不懈艺术追求,提高作品的有效阅读,强化作品的综合效益;评论家应该摆脱以单一作品评论为主、以表扬代替批判的模式,增强文学批评的宏观性与战斗性,真正通过有效的批判推动文学创作的良性发展。

大时代呼唤“使命文学”,军事文学不能与时代擦肩而过

经过几个回合的讨论,代表们形成共识:作家不仅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应该有个判断,对文学发展的趋势也应该有着清醒的认识,以此迎接军事文学的伟大时代的到来。

军事思想的变革、军事训练的改革、武器装备的更新、官兵主体成分的改变等,都为军事文学创作提供了宽广的素材。柳建伟谈到:“今日的中国和我们这支人民军队正在进行的伟大实践,是作家创作的出发点。在我看来,今日的中国和军队正在进行的实践,无疑是中国历史和人民军队历史交响曲的华彩乐章。”

国际形势的更加复杂多变,在国家崛起、实现强国梦的过程中可能遭遇的战争威胁,为军事文学创作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。首届“长征文艺奖”获奖者李卫平谈到:“大时代呼唤‘使命文学’。军事文学创作要把‘兵味’和‘军味’渗透在字里行间。要多一些忧患意识,多一些钢铁意志,多一些战斗精神,把‘标尺’定在确保战斗力的提升上,把‘准星’瞄在时刻准备打仗上,要为我们的官兵创作出凝神聚气的作品。”

老百姓对军队和军人前所未有的关注,使军事文学拥有了积极的社会心理层面上的优势。著名英模徐洪刚在发言中谈到:“近些年来,《亮剑》《士兵突击》等作品,不仅受到广大官兵的欢迎,而且在全社会引起了较大的反响。究其原因,就在于这些作品折射出来的崇高品格,积淀在军人的精神世界,是全社会最宝贵的财富,代表着我们这个民族最可贵的精神品质。”

这些自然都是催生军事文学伟大时代的重要前提。然而,更为重要的,是军旅作家们对于时代的热切体味和对于自身使命的深刻认知。贺捷生,这位出生19天就将生命融入长征征程的元帅后代,用深情的话语阐释了代表们的心声:“今天在我们实现中国梦、强军梦征程上,依然需要高擎信念的火炬,照亮未来的行程!只有树立共同的理想信念,才能凝聚起砥砺奋进的力量,才能使党和军队的事业薪火相传。我们不能与伟大时代擦肩而过!”

……

离开的时候,清风牵衣袖,一步一回头。回望大别山,远处似乎传来历史的回响,风里浸润着大山的嘱托…… http://www.citicfunds.com/kWehJFdCOL/0222927253.html